var _gaq = _gaq || []; _gaq.push(['_setAccount', 'UA-333696-1']); _gaq.push(['_trackPageview']); _gaq.push(['_trackPageLoadTime']); (function() { var ga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ga.type = 'text/javascript'; ga.async = true; ga.src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ga, s); })();
  • 2007年01月08日

    隐地随笔

    分类:

    隐地随笔
    隐地


          “什么是人生?” 
          “十元到一万元一餐的饭全部吃过,这就是人生!”
          这是两个人的对话——关于人生的对话。 
          而我认为:人生是从各种角度看问题。每一个人都自以为是。其实人生一如大海,无所不包。你所说的人生,只是人生一景,一种现象,一个层面,真实的人生,错综复杂,无人能以一语涵盖。
          人在十五六岁时,善恶分明,充满正义感,最喜欢把人生分成黑白两色。自然不能容忍父亲或母亲赌博、偷情等等行为,无论任何原因,对犯错的双亲,嫉恶如仇。不过等到自己五十岁,当年最痛恨的恶习,可能自己一一都犯了,这时候才开始了解当年父母的苦衷,可惜晚了,因为父母早已离开了人世。
          不要把人生的一些错误夸张得那么大吧,我们还是找些最微不足道的来说,仍然可以发现“人生”是多么地“不可捉摸”。
          我在二十岁以前不敢喝咖啡,咖啡永远被我认为是“一杯苦水”,有人饭后总要来一杯,对于年轻的我来说,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然而就在最近两年,喝咖啡已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谁说人生的事,可以百分之百地肯定?
          我也不喝酒、不抽烟。而喝酒的好处,已逐渐为我发现,因此,我再也不敢说,这一辈子,我将永不抽烟。在以往,我是一直如此相信着的。 
          我有一位姨妈,年轻时候从来不曾坐过公共汽车,只要出门,就跳上计程车。前年,姨丈生意失败,他们家从豪富变成赤贫,如今姨妈早已成为坐公车的专家。哪一路到哪儿,接哪一路,又转哪一路,姨妈都一清二楚,要是她听到谁出门坐计程车,她会大不以为然。“真浪费啊!”她说,“钱是那么好赚的吗?”
          人生,人生,我们还是少以我们自己的观点去批评别人的行为吧,你以为错的,常是别人认为对的,而你全力以赴争取的,可能正是别人要背弃和摆脱的。

     


          时钟滴答,日历一天撕去一张。在茫茫的人海里,我们走着人生的旅程。有时勤奋,有时懒散;有时快乐,有时郁闷。喜剧、悲剧,就这样在人生的舞台上扮演着自己的角色。       
          假设一个人可以活八十岁,在四十岁以前,总是冲啊闯啊地奔驰前进,人生的森林里,多的是值得我们探索的宝藏,每一件事都使我们感到好奇,每一种经验,都使我们觉得新鲜,而我们自己正当体力充沛的年龄,即使遇到挫折,也不觉什么委屈,吃苦耐劳使我们更增信心。人生在四十岁以前,显然是一个广场,只要往前走,都是路,都是希望,都是美丽的未来。
          四十岁以后的人生则逐渐步入了窄巷,新朋友少了,旧朋友老了,原先觉得可爱的、光滑的、美丽的,都斑驳脱落,露出了破旧相。
          年轻的时候,我们追求的是知识、理想和抱负。
          中年以后,生活的风霜使得人的想法和做法逐渐改变,在物欲的现实社会里冲击、熏陶,理想与抱负遂如青春岁月般地消逝,每个人耳闻目见的结果,自以为变得聪明了,而拜金弄权的结果是思想僵化和目光如豆。人生丑陋的一面,在所谓成熟的世界里,冉冉上升……



          一个穷人,永远无法和富人成为好朋友。穷人的痛苦、寂寞,富人永远无法理解;富人的心境、想法,穷人也永远猜不着、摸不透。
          一个闲人,永远无法和忙人成为好朋友。闲人的悠闲、无聊,忙人即使能够联想和体会,但心有余而力不足;忙人或许在心里说,我要找一个机会和他聊聊,问问他的近况,安慰他不太得意的心情,然而忙人永远只是在心里想想,没有实现的一天。忙人永远有更重要的事务等着他们去解决,忙人永远分身乏术,恨自己无法长出三头六臂,或者一天有七十二小时。
          穷人的朋友是穷人,富人的朋友是富人,闲人的朋友是闲人,忙人的朋友是忙人。其中有一个富人穷了,穷人富了,或闲人成了忙人,忙人突然闲了,他们的想法和做法就会不同,他们因此会增加几个新朋友,但必然也会失去原来的老友。
          有人说:“君子之交淡如水。”那是一种自我安慰的话,友情是有亲疏的,贫富的距离大了,忙闲的程度差了,环境会使我们疏远,老友毕竟是那些经常在一起,却仍然彼此不相轻的人。
    本文摘自《读者》2007年第02期P08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JavaScript库基准测试 2010年01月0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