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_gaq = _gaq || []; _gaq.push(['_setAccount', 'UA-333696-1']); _gaq.push(['_trackPageview']); _gaq.push(['_trackPageLoadTime']); (function() { var ga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ga.type = 'text/javascript'; ga.async = true; ga.src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ga, s); })();
  • 2007年05月25日

    马太效应

    分类:

    新约全书马太福音25章的寓言:

    主人要到外国去,就叫了仆人来,把他的家业交给他们。按着各人的才干,给他们银子。一个给了五千,一个给了二千,一个给了一千。就往外国去了。 那领五千的,随即拿去做买卖,另外赚了五千。那领二千的,也照样另赚了二千。但那领一千的,去掘开地,把主人的银子埋藏了。

    过了许久,那些仆人的主人来了,和他们算账。

    那领五千银子的,又带着那另外的五千来,说,主阿,你交给我五千银子,请看,我又赚了五千。主人说,好,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把许多事派你管理。可以进来享受你主人的快乐。

    那领二千的也来说,主阿,你交给我二千银子,请看,我又赚了二千。主人说,好,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把许多事派你管理。可以进来享受你主人的快乐。

    那领一千的,也来说,主阿,我知道你是忍心的人,没有种的地方要收割,没有散的地方要聚敛。我就害怕,去把你的一千银子埋藏在地里。请看,你的原银在这里。主人回答说,你这又恶又懒的仆人,你既知道我没有种的地方要收割,没有散的地方要聚敛。就当把我的银子放给兑换银钱的人,到我来的时候,可以连本带利收回。夺过他这一千来,给那有一万的。

    因为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有馀。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

     

    1968年,美国科学史研究者罗伯特·莫顿(Robert K. Merton)提出这个术语用以概括一种社会心理现象:“相对于那些不知名的研究者,声名显赫的科学家通常得到更多的声望即使他们的成就是相似的,同样地,在同一个项目上,声誉通常给予那些已经出名的研究者,例如,一个奖项几乎总是授予最资深的研究者,即使所有工作都是一个研究生完成的。”此术语后为经济学界所借用,反映贫者愈贫,富者愈富,赢家通吃的经济学中收入分配不公的现象。

     

    社会心理学家认为,“马太效应”是个既有消极作用又有积极作用的社会心理现象。其消极作用是:名人与未出名者干出同样的成绩,前者往往上级表扬,记者采访,求教者和访问者接踵而至,各种桂冠也一顶接一顶地飘来,结果往往使其中一些人因没有清醒的自我认识和没有理智态度而居功自傲,在人生的道路上跌跟头;而后者则无人问津,甚至还会遭受非难和妒忌。其积极作用是:其一,可以防止社会过早地承认那些还不成熟的成果或过早地接受貌似正确的成果;其二,“马太效应”所产生的“荣誉追加”和“荣誉终身”等现象,对无名者有巨大的吸引力,促使无名者去奋斗,而这种奋斗又必须有明显超越名人过去的成果才能获得向往的荣誉。从这个意义上讲,社会的进步和科学上的突破还真与“马太效应”有点关系。

     

    一些学者认为,“马太效应”可以防止社会过早地承认那些还不成熟的成果,这是其一。其二,“马太效应”还可能给年轻人提供一种压力和动力。科学界的荣誉制度中还有一个现象,叫做“棘轮效应”。科学家一旦达到某一个位置,就不太可能再跌回原来的位置。一旦成为诺贝尔奖的获得者,就永远是这种荣誉的保持者。 “马太效应”就是在这种“棘轮效应”的基础上起作用的。这种似乎是:“荣誉终身制”的现象,而一种可以终生保持的荣誉,对年轻人是有巨大的影响和魅力的。年轻人会由于向往这种殊荣而产生压力和动力,于是就奋斗,而且这种奋斗必须超越前人才能获得向往的荣誉。科学活动就这样亢奋地进行着,很少有休息时间。此外,在年轻人不断前进而取得较大成绩的时候,随着社会知名度的提高,于是出名之前的荣誉损失也会补足,甚至,按照“马太效应”,会反溯增强。

     

    “马太效应”在某些条件下会使消极面大大增殖。比如,“马太效应”有使年轻人由于向往殊荣而产生奋斗的压力和动力,但是,倘若我们的认识不清醒、态度不理智,这就可能演变成为强化不正确的“社会赞许动机”。每个人都有“社会赞许动机”——在工作上取得成绩以得到社会的鼓励和称赞,获得心理的满足。这无疑有正确与错误之分,个别人在不正确的“社会赞许动机”驱使下,为求得赞许、获得“马太效应”中的殊荣,就会走到邪路上去。有的小学生拿家里的东西交给老师,说是捡到的,以此来获得老师的表扬。还有些人会产生心理变态,故意致伤自己以骗取赞许。不久前,某地一家银行储蓄所的几个青年职工为了能入团入党、当先进当英雄,不是自编自演了一场“歹徒抢劫银行,青工带伤搏斗”的闹剧、丑剧吗?

     

    “声名常常是惩罚和灾祸”。

    按照控制论的原理,反馈概念包含着正反馈与负反馈这两个方面。凡使作用的结果越来越放大的,叫做正反馈,凡使作用的结果越来越小的,叫做负反馈。一个人成名之后,如果恰当地利用“马太效应”,那么,其新的劳动成果就容易迅速进入学术(下转第五版)(上接第四版)交流体系,及时转化为社会效益,起到促进社会进步的作用。这就是成名的正反馈过程。那么,成名的负反馈过程又是怎样的呢?有一幅题为“成名以后”的漫画:编辑指着青年作家身旁的满纸篓废稿说:这些我们全都发表。一个人出了名,那么他的研究成果,包括并不成熟的“退稿”、粗制滥造的“废稿”,顿时也变为“名篇杰作”,甚至他的一言一行也都成了科学论断和人世规范。犹如爱因斯坦所形容的:“我每每小声咕嗜一下,也变成了喇叭的独奏”。有位劳动模范在获得荣誉后,一年竟有300天不在劳动岗位上而外出“传经送宝”!俗话说:“曲不离口,拳不离手。”一个人出名后如果这般与原来扮演的职业角色久违,那么,创造角色行为的新成就是不能不受到角色的心理冲突之严重影响的。

     

    在“马太效应”面前,要有清醒的认识,要有理智的态度。怎样才算“清醒”?如何才是“理智”?

    要认清“真的我”。一个人成名之后,那包抄而来的赞誉,颂扬声中,难免有“吹”的成份。对此,请经常用“自知之明”这面镜子照一下自己,看看与被吹成的样子有多少距离。对照时,不可“顾影自怜”,把缺陷看成特色,甚至连自己身上的虱子也是双眼皮,与众不同。举个例子来说,印度诗人泰戈尔,是亚洲第一个荣获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他的创作成功,的确使他誉满全球。在“马太效应”带给他的显赫名声和甚嚣尘上的吹捧面前,他说了一段很发人深思的话:“他们理想中的我,决不是真的我”,“我要从我自己的名誉中突围而出”。

    自知之明与善于分析是紧密相连的。比如,一切掌声都是真诚的吗?不,狂热的掌声可能伴随着庸俗的喝彩;暴风雨般的掌声有时可能是祝愿那枯燥乏味的报告“可结束了!”可见,颂辞里面也许有蒙汗药,鲜花下边可能藏有毒蛇。你清醒地、理智地进行分析之后,你就不会乱服、乱拿了,因而也就不易被牵引到“快乐的死亡”之地了。

    可见,对“马太效应”的负反馈功能:是让它牵引着你走,还是被你控制在手下,最终还是取决于你的“自我角色”。

     

    参考资料:

    ¡  马太效应-维基

    ¡  马太效应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